brwot精华言情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笔趣-第一百一十一章 苦盡甘來鑒賞-nclp3

朕的長髮皇后
小說推薦朕的長髮皇后朕的长发皇后
相府的舒兰轩,内室里不断地传来女子隐忍的痛呼声,丫鬟婆子端了盆子忙进忙出,右相夫人萧香兰一脸焦灼的在院中走来走去。
稳婆子时便进入了内室,如今已是正午了,却仍未有消息传出。
“夫人,”小香搬来了椅子,“您坐着等吧,少夫人是头一胎,估摸要多吃些苦头。”
“呸,呸,呸,”萧香兰怒斥道:“你这个死丫头,乱说些什么,菩萨保佑,保佑我的孙儿平安落地,玉树,玉树呢?他不在此守着,又跑哪里去了?”
小香压低了声音道:“夫人,奴婢看到,公子他被素云唤走了,这会子应该在蓝侧室那里!”
萧香兰听罢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,啐了一口道:“又是一个狐媚子,去,去,就说我说的,暖之产子这么大的事,让玉树赶紧回来守在这里,这叫什么事啊!”
小香急忙应下,转身匆匆忙忙向侧室蓝舒的院落走去。
却不想在院门口便被蓝舒的丫鬟素云拦住了。
“滚开!”小香厉声怒斥,一个侧室的丫鬟也配拦她?
素云趾高气昂的说道:“我家小姐身子不适,正在午睡!不想被人惊扰!”
小香一把扯开素云的胳膊,冷笑道:“滚开,蓝舒算个什么东西?若不是大夫人可怜她,如今还不知落魄成什么鬼样子,若是耽误了正事,大夫人定会剥了你的皮!”
“你…”素云气不过,扑上去揪住小香的发髻,她泼辣惯了,还从未有人敢如此明目张胆的欺辱责骂她。
小香也不是吃素的,反手给了素云一耳光,冲着正屋紧闭的房门尖声大喊道:“人命关天,还请公子速去舒兰轩守着!”
素云的脸颊瞬间便高高红肿了起来,她眼中含着愤恨,怒喘着粗气,摆开架势又想扑上来。
猛听正屋的门“砰”的一声被人推开,上官清澈怒气冲冲的看着她爆喝道:“放肆,这是相府,蓝舒没有教给你下人该守的规矩吗?”
素云闷哼着,委屈的跪了下来。
“公子,”小香疾步上前施礼,满脸的焦急。
上官清澈皱着眉头:“不是还没到月份吗?现在如何了?”
小香急促的说道:“听少夫人身边的小翠讲,昨日少夫人受了惊吓,才导致了…”
“怎么会受了惊吓?”上官清澈的眼眸里极速的闪过一丝微弱的关切,他问着话,步履匆匆的出了院落。
素云一抬头,蓝舒娇俏的身影正立在门内暗处,神情有些复杂怪异。
“小姐!”素云走上前小心翼翼的叫道。
“去,将那只惊吓了少夫人的畜生捉来,一会我要亲自谢罪去!”蓝舒阴阳怪气的说道。
蓝舒嘴角勾起瘆人的笑意,生个孩子也搞得惊天动地的,不过,你也猖狂不了多久,能平安养大才算本事!
上官清澈刚一踏进舒兰轩,内室里婴儿嘹亮的啼哭声骤然响起,他心底坚硬的一处蓦地一软,被一种从未有过的暖意萦绕着。
小翠乐颠颠的掀了帘子跑了出来,“恭喜相公喜获麟儿!”
“玉树,玉树…”萧香兰笑的合不拢嘴,眼中微有泪光闪烁,“你做爹了,!”
上官清澈傻呵呵的一笑,竟然有些手足无措。
“傻站着做什么,还不快进去看看暖之!”萧香兰催促着,她扭头看向小香:“赶紧的,去前厅相爷报喜去!这可是相爷的长孙!”
上官清澈走进内室时,韩暖之正倚靠着锦被,精神还算尚好,脸上微有倦容,眼眸中含着浓浓的慈爱,看着身侧包被里的小小婴孩。
小翠搅着碗里的鸡汤,看着这一幕,笑着笑着突然哭了起来。
“你哭什么!”韩暖之头也没抬轻声问道。
“小姐,你总算苦尽甘来了!”小翠拭着眼角的泪,鸡汤没那么烫了,她端过来准备喂给韩暖之喝。
不良宠婚
韩暖之低哑的喃喃自语:“苦尽甘来?或许…”抬眸间,却见不知何时进来的上官清澈正呆怔在屋内,她面色无常的说道“内室血腥气重,还请相公移驾别处!”
上官清澈笑的有些僵硬,他走上前顺手接过了小翠手中的瓷碗,示意小翠先下去。
小翠欣喜不已的施了一礼,转身便走了出去。
上官清澈默默地在床侧坐下,包被里那个婴孩皱巴巴的小脸,浓黑卷曲的头发,此刻不哭不闹,正闭着眼睛睡得香甜。
“暖之…你…受苦了!”上官清澈缓缓的说着,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个幼小粉嫩的东西,软软糯糯的,他的心一下子融化了。
韩暖之有些惊诧的看着他,不相信刚才那句宽慰的话是出自上官清澈之口,她结结巴巴的问道:“你,你刚才说什么?”
上官清澈抬眸看向她,用汤匙舀了鸡汤送到她嘴边,轻声道:“今日,你,受苦了!”
韩暖之傻愣愣的咽下那口鸡汤,迟疑着问道:“这不像是你,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
上官清澈苦涩笑道:“自然是我,除了我便没有别人了…沉了片刻,又接着说道:“我想着,与你重新开始可好?”
韩暖之正准备咽下第二勺鸡汤,猛听此言,没来的及反应过来,一时岔了气,呛的直咳嗽。
上官清澈轻拍着她的后背,温和的说道:“今后,我会学着做一个好丈夫,好父亲,你可愿重新接纳我?”
韩暖之眼中霎时间溢满了泪水,她不是在做梦吧,天知道这句话她等了多久。
她本有一肚子的话想说,可是嘴唇发颤,语凝难成言,唯剩流不尽的泪。
不过,此刻她的眼泪却是甜的,真如小翠所说,她苦尽甘来。
上官清澈紧握着她的手,温柔的看向包被中甜睡的婴孩,低语道:“这孩子的名讳由你来取可好?”
韩暖之莞尔一笑,摇着头“妾身才疏学浅,不如相公你多取几个寓意好的,妾身由中挑选?”
“好!”上官清澈笑吟吟的应道,眼眸明亮清澈。
曾经隐匿在心头的那些阴霾,已渐渐消散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