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14b3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正德崛起-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奏呈、安排!相伴-y4isd

正德崛起
小說推薦正德崛起正德崛起
正在一旁帮着敲打的车夫。
见到谷大用突然这幅模样。
神情变得呆愣之余,一时一也有些不知所措起来。
在吓得吞咽了一口唾沫之后,这名车夫身形变得越发卑微不说。
更是更加勤快的帮着谷大用敲打了一下身上的灰尘,尤其是在屁股坐立的地方,更是这名车夫特殊照顾的所在。
突然受袭的谷大用,自是不能让他再在自己的屁股上面来回敲打,身形快速闪开的同时,更是对着这名车夫厉声怒喝道:
“住手!”
车夫不明所以,不过在听到谷大用的厉啸之后,赶紧一脸惊惧的停了下来,接着颤抖不已的跪倒在了地上,等待着谷大用的怒斥。
屁股处传来的钻心疼痛,让谷大用眉头紧皱的同时,看向面前的这名车夫,更是一脸森寒。
但是这般森寒的神情,在几息之后,却化为了一声长叹,接着谷大用一甩衣袖,一边朝着府邸大门走去,一边对着这名车夫说道:
“咱家屁股上面有伤,这几日驾车都稳当点!”
神 級 巫 醫 在 都市
嗯?
跪伏于地、浑身颤抖不已的车夫。
在听闻到谷大用的这番言语之后,瞬间反应过来。
瞪大眼睛一脸恍然大悟的他,瞬间明白了方才谷公公突然变色的缘由。
原来这一切是因为谷公公屁股上面有伤的缘故,想到这里的车夫,后悔不已的同时,更是暗骂自己溜须溜错了地方,没事偏偏朝着谷公公的那个屁股使劲干什么!
不过和这后悔相比,更让车夫兴奋的是,经由方才谷公公的言语,这名车夫已然明白,他此刻已经逃过了一劫,谷公公是否记仇暂且不论,最起码眼下来说,他没事了!
想到这里的车夫,硁硁磕了几个响头之后,接着快速起身的他,根本没待府邸门前的侍卫催促,直接驱赶着马车朝着一旁行去。
……
院落之中。
谷大用提着前摆,快速的朝着厅堂的方向奔去。
按着之前在府邸之中服侍的小太监告知,太子殿下如今就在那厅堂之中。
谷大用在一番疾行之后,终于到了厅堂面前的他,快速深呼吸了几口,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的他,伸手轻轻推开了房门。
借着房门打开的空隙,谷大用看到坐在上首的那道身影后,轻轻松了一口气的同时,更是快步小跑了进去。
脚步轻轻进入厅堂之中的他,在看到朱厚照的目光朝着他望过来后,赶紧快走几步,跪倒在朱厚照的身前,开口奏报道:
“启禀殿下,奴婢已经按着您的旨意,将那十万册书籍全部印制完成,方才在陈远陈大人的帮忙下,也已经调集兵丁车马,开始朝着高丽的方向押送!”
朱厚照听闻到谷大用的奏报。
轻轻放下了手中的书册后,抬头看向谷大用,开口问询道:
“本宫听闻你是在天津卫的一处书局之中印制的这些书册,后续的清理可都安排下去了?这些书册出现在高丽可以,但是眼下却不是让那些朝臣知晓的时机,所以本宫的意思,你可否明白?”
侯沧海商路笔记 小桥老树
谷大用听闻到朱厚照的话语,快速的点了点头,赶紧奏禀道:
“禀告殿下,奴婢在刚去书局之时,就已经做了安排,除了那个掌柜的因为知晓印墨调制之法,而被留下之外,其余所有的奴仆杂役全部被暂时放假。
而且就连那掌柜的,对这印制之物,也是一无所知,根本未曾见过雕版或者书册之中的内容。”
朱厚照听闻到谷大用的奏报,点了点头之后,倒是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。
不管如何,朱厚照对于手底下这几个太监的办事能力,还是颇为放心的,所以朱厚照在稍稍沉吟之后,看向跪在地上的谷大用,开口说道:
“别跪着了!起来吧!”
谷大用面上一喜,磕头谢恩之后,没用朱厚照多言,就快速走到朱厚照的身后,接着自觉的帮着朱厚照开始揉捏起肩膀来。
朱厚照闭上眼睛,靠着椅背上,享受着谷大用的按摩,懒散的话语声,也慢慢从其口中传了出来,道:
“本宫估计,用不了几日的时间,西苑千户所的众人,也就该返回到天津卫了,你待会去趟大棚园区,那里面之前不是安排了他们的营房吗?
你过去看一下,然后让张仑安排几个人,帮着清理一下,顺便让这几天就先将那屋中的暖气生上吧。
西苑千户所的这般家伙,在高丽也算是立下了汗马功劳,这接下来该如何向皇上给他们讨要赏赐呢?
尤其是那个叫什么谭……谭……”
朱厚照说了几句之后,却忽然眉头一皱,一时之间竟然有些记不起了对方的名字。
就当朱厚照皱眉思索,这人究竟是叫什么名字的时候,站立在其身后的谷大用,见到朱厚照这般神情,轻声提醒道:
“殿下可是在说谭小四?”
朱厚照闻听到谷大用的提醒,眉头舒展不说,顿时露出了一个恍然大悟的神情,继续说道:
“对!就是那个谭小四,这家伙一个人带领着一个百户所,咋咋呼呼的占领了高丽三道之地。
这高丽整个才有八道的土地,他一个百户长就占领了三成还多,你说到时候怎么赏赐他?难不成还要给他来个爵位?”
在朱厚照身后站立的谷大用,对于朱厚照现在所言的内容,自是不敢胡乱搭茬。
雷霆雨露皆为君恩,殿下想怎么赏赐他,那是殿下的事情,他一个服侍太子殿下的奴婢,又有何般资格,在这种事情上面插嘴。
不过朱厚照本来也只是在那里自言自语,心中更是在暗暗思量,届时伴随着西苑千户所的归来,高丽所立功勋,势必就要摆上案前。
而届时自己这当朝太子,眼下能赏赐的,也就仅仅只剩下钱银了,想到这里的朱厚照,眉头皱起的同时,对着身后的谷大用吩咐道:
“谷大用,备好笔墨纸砚,本宫要给父皇修书一封!”
谷大用听闻到朱厚照的吩咐。
停下自己按摩的动作之后,快速跑到厅堂的桌案旁,将纸笔准备好了之后,就站在一旁,开始慢慢研墨起来。
没消片刻的功夫,谷大用看墨已研好,将墨条放置一旁的同时,躬身对着朱厚照行了一礼,轻声开口说道:
“殿下,笔墨纸砚都备好了!”
“嗯!”
朱厚照轻声嗯了一下之后。
站起身形的他,直接走到了桌案的旁边。
拿起毛笔站定当场,稍稍沉吟了几息之后。
沾上墨汁就开始飞豪泼墨,片刻的时间过去。
一封请赏的奏章,就开始在朱厚照的手下成型。
写完这封奏章的朱厚照,从头到尾又审视了一遍之后。
确定没有丝毫遗漏的他,一边将毛笔放置在笔搁之上,一边对着谷大用吩咐道:
“谷大用,待墨迹干燥之后,直接差人送去京师,呈递到父皇的手中!”
“奴婢遵旨!”
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。关注VX【书友大本营】,看书领现金红包!
谷大用听闻到朱厚照的吩咐,赶紧躬身接旨,接着就站立在桌案旁边,轻轻的用扇子开始扇了起来。
就这般待到墨迹干燥之后,谷大用叠好奏章做好密封,直接对着朱厚照请辞离去。
朱厚照挥了挥手,谷大用见状,脚步轻轻的倒退着走出了厅堂,接着在安排好送信的事情后,就乘坐马车朝着大棚园区的方向奔去。
……
谷大用对于大棚园区,倒是稍显陌生。
因为大棚园区之中有刘瑾长期驻守在此的缘故。
所以谷大用为了避嫌,除非特殊的事情,基本上不来这里,就如同刘瑾没有事情,也不会擅自跑到天津卫城之中一样。
两人作为太子殿下身边仅剩下的,能长期服侍左右的太监,一直默契的划定着自己和对方的界限,保持着友好而又和谐的局面。
就如今日,若是没有太子殿下旨意的话,谷大用又怎会出现在这大棚园区之中,而且这城外的土道,根本就不是城内的青石板路可比,坑坑洼洼不说,颠簸的更加厉害。
不过也就好在这车夫明白了缘由,在谷大用进府的这段时间,车夫又弄来了一床被子铺在车厢之中不说,在驾车的时候,更是万分小心。
几乎在这一路,都是在刹着马车行进,就是担心这拉车的马匹一个失控,直接开始飞奔,颠簸到车厢之中的谷公公!
一路有惊无险,马车稳稳的停在了大棚园区的门前。
断界残章
车夫看着前面还没有打开车门意思的园区大门,神情变得恼怒之余,就想冲上前去,向着这些护卫叫嚣。
可是他这边还不待跳下马车,车厢之中就传来了谷大用的问询声:
“是到了吗?”
正欲跳下马车的车夫,听闻到耳旁的声音之后,身形顿时就是一滞。
接着脸上怒容瞬消的他,更是一脸谄媚小心的冲着车门答应道:
“公公,刚到这园区的门口,小的看那几个守卫没有动作,正准备上前让他们开门呢!”
谷大用听闻到车夫的这般言语,微微苦笑了一下之后,开口说道:
“别去叫了,你去叫也是叫不开的!
来!拿着咱家的令牌,你过去就说谷公公奉旨前来就是!”
车夫听到谷大用所言,眉宇之间顿时露出了一个诧异的神情,没想到这处地方守卫如此森严的他,原本还有些跋扈的神情,顿时收敛了许多不说。
更是赶紧双手接过谷大用从窗户递出来的令牌,躬身行了一礼之后,方才转身快速的朝着园区的大门方向跑去。
不过这一次的车夫,神情举止明显是收敛了许多,一路小跑到了大门前面之后,将谷大用的令牌递过去的同时,也将谷大用的来意告知。
守卫听到车夫的言语,检查了一遍令牌,确认没有错误之后,方才打开了远去的大门。
不过纵使这般,谷大用在进入大门之时,还是停了一下,待让那些守卫确认车厢之中除了谷大用,再无他人之后,方才彻底放行,
车夫见到这般森严的情形,神情变得诧异之余,心中更是满腹疑惑,要知道这大棚园区,不就是一处种植新物种和蔬菜的地方吗?至于这般严密吗?
马车慢慢行进。
终于到了大棚园区的中心所在之后。
闻讯赶来的张仑,也骑马赶到了马车的前面。
车夫见到来人虽然没有穿官衣,但是也衣着不凡,再加上是在如此戒备森严之地遇见的缘故,所以乖巧的减慢了速度,尤其是当对方停下之后,车夫也乖巧的勒停了自己的马车。
张仑见状,直接翻身下马,快步走到了马车的旁边,笑颜开口说道:
“敢问车厢之中可否是谷公公?张仑前来迎接!”
谷大用坐在车厢之中,感觉马车停下的他,正要开口问询。
可是话语还不待出口,张仑的话语声,就从车厢外面传了进来。
谷大用听闻到这熟悉的话语声,脸上同样开始不满笑容的他,一边示意车夫开门,一边开口答道:
“正是咱家!”
而在谷大用答话的这功夫,外面候在一旁的车夫,也利索的打开了车门。
驚 世 廢 材 七 小姐
谷大用顺势走出站门,在车夫的搀扶下,走下马车的同时,看向对面的张仑,满面笑意的同时,更是忍不住上下打量。
“张公子消瘦了不少啊!”
张仑听闻到谷大用的话语,嘿嘿一笑之后,顿时露出了一丝喜悦的神情,可是口中还是依旧谦逊的说道:
“哪有!哪有!”
谷大用没再言语,奉旨前来的他,知晓什么事情重要,所以在搭讪过后,就开始直奔主题,开口说道:
追债与求爱
剑临天下 回眸不哭
“张公子,殿下派咱家前来这大棚园区,是让您安排人,提前收拾一下西苑千户所的营房。”
张仑听闻到谷大用所言,神情顿时变得严肃之余,更是赶紧答道:
“此事劳烦谷公公转告殿下就是,这西苑千户所的营房,在他们走后就一直空置,待会卑职就安排人,将其收拾一番。”
谷大用点了点头,想起一事的他,还别忘出言提醒道:
“张公子莫要忘记暖气一事!”
张仑点头应是之后,确认谷大用没有其他旨意代传之后,当场就将此事安排了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