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m4qr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天唐錦繡-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晉王吃癟閲讀-uf4nn

天唐錦繡
小說推薦天唐錦繡天唐锦绣
“很好。”
马周也不愿意去管长孙家那些个狗屁倒灶的破事儿,只要能够给武媚娘一个交待,同时平息朝野上下的怒火就好,看着一旁的书吏问道:“口供可曾记录?”
仙株
书吏道:“已然记录。”
马周摆了摆手,道:“请诸位当事人签字画押,确认无误之后封存,待到商讨斟酌之后予以量刑,再行通报。”
“喏。”
书吏赶紧拿着笔录,让诸位当事人签字画押。
至于此案如何定性、如何量刑,由于事关重大,且牵扯颇多,故而不会当堂宣布,而是要在事后予以斟酌商榷,甚至还要上报请求太子定夺,才会对外公布通报。
其余几人都签字画押,但是到了晋王这边却有些有难,他蹙着眉毛,迟疑道:“马府尹,此案可说与本王完全无关,本官不过是适逢其会而已,这个签字画押就不必了吧?”
笔录之上的确记录着此案并未与他有什么干系,但是身为皇子,又处于一个争储的敏感阶段,稍有不慎都会将一个天大的把柄递到对头手中,他岂敢不谨慎小心?
唯有完全将自己从此案当中摘出来,那才无后顾之忧,否则指不定什么就会出一个大乱子。
政治斗争要的只是借口,可没人在乎什么真凭实据。眼下在这份笔录上签字画押,就表明他与此事有关,对景的时候搞不好就会被人给翻出来,而后添油加醋胡搅蛮缠一番,将会成为他一个巨大的漏洞……
马周却不容置疑,断然道:“殿下乃是当事人之一,此事千真万确,岂能置身事外?”
李治郁闷极了,你个家伙义正辞严浓眉大眼,可却跟太子战在一处,才不信你没藏着什么坏心思……
可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,此案乃是京兆府侦办,那就必须得听马周的,马周不答允将他摘出去,就算是将父皇搬来怕是都压不服他,只能作罢,心里却求神拜佛希望此事万万不要成为将来被对头攻讦之要害。
十尾妖狐:妖孽迷情
衙役上前将长孙温待下去暂且收押,要等到京兆府公布对其之刑罚之后才会再做计较。
高阳公主与武媚娘起身,一起万福施礼,高阳公主道:“此事还需马府尹上心,定要秉公直断、还给房家一个公道才好。”
马周颔首道:“本官这里从无人情往来,更无骄纵枉法,定然依律判罚,既不苛刻、亦不偏袒。”
高阳公主颔首:“如此,那本宫暂且告退。”
马周将二人恭送至门口,道:“待到衙中订下如何处罚、如何量刑,定然知会殿下。”
目送二人离去,马周略微松了一口气。
无论长孙温到底打着什么主意,其意是否为了坑害长孙淹,既然能够再公堂之上供认不讳,总算是使得这件事没有横生波折。否则他堂堂京兆尹,一京十数县尽在管辖之下,却差点使得武媚娘遭人掳掠,实在是没法向房俊交待……
他一回身,便见到晋王李治不知何时站在自己身后,目光幽幽的看着自己,登时吓了一跳。
皇上凶勐
“本宫恭送殿下。”
马周躬身施礼。
李治幽幽叹了口气,看着马周道:“此事实是与本王无干,马府尹,咱们能不能打个商量,将本王那份口供销毁,这件事就权当本王未曾出现过?”
都市惊仙 崩缺的月
马周捋着胡子,想了想,道:“倒也不是不行。”
白澤
李治一喜,忙道:“那还有什么可说的?帮了本王这一次,本王定然忘不掉马府尹的情份。”
事实上,就算马周非得让他录了一份口供,心里却并不怨恨。所谓各为其主,如今马周与他非是同一阵营,做事有些针对自然难免。而马周此人可算是朝中稍有的正直之臣,且勤于政务、手段极佳,若是自己日后当真克继大统坐上那个位置,必然是要简拔重用马周的。
马周却道:“可问题在于殿下的确出现在码头,且距离事发之地不远,此为蹊跷之处,本宫总要给事实一个交待。或者,殿下当真是觊觎美色,天寒地冻的跑去码头只为了饱餐秀色,故而适逢其会?”
李治面上一僵,瞪了马周一眼,没好气道:“权当本王什么都没说,告辞!”
一甩手,扬长而去。
他最怕的不是留下把柄将来有可能被人弹劾,而是背负一个“觊觎臣子妻妾美色”之恶名,两害相权取其轻,只能忍了这份郁闷。
……
降灵妖语 心行风动
高阳公主与武媚娘联袂自京兆府衙门走出,聚拢在门口的百姓尚未散去,见到两人,顿时七嘴八舌的问道:“殿下,京兆府可曾秉公直断?”
“武娘子,那奸贼可曾认罪?若是不认,吾等陪您前往长孙家,砸了他的府门!”
闹哄哄一片,沸反盈天,气氛甚为热烈。
高阳公主抬起一只雪白的纤手,笑着道:“多谢诸位维护之义,马府尹公正廉明,无所偏袒,那贼子亦已当让认罪,择日即将判罚,公之于众。”
“好!”
众人情绪激荡,就好像打了一场胜仗一般,各个手舞足蹈、喜笑颜开。
待到众人慢慢散去,高阳公主才领着武媚娘往马车走去,却陡然见到京兆府衙门门前街道的对面,不知何时挺了一长溜的马车,这时马车旁的仆从上前打开车门,一个个穿着绫罗绸缎、满头珠翠的女子走下车来。
居然是身在京中的多位公主……
高阳公主顿住脚步,粉润的唇角微微挑起,轻声道:“瞧见没有?本宫的姊妹们来了。”
武媚娘抿了一下嘴唇,没有做声。
网游之邪龙逆天
这些公主在这个时候出现在此地,明显是以此表达对于高阳公主、对于房家的支持,但更为重要的,却是在这一场风波当中站队,阐明自己的立场。
由此可见,朝野上下都已经意识到长孙家荣光不在、关陇门阀倾颓在即,而表达了自己强硬之立场,甚至不惜与关陇门阀玉石俱焚的太子,已然声望暴涨,得到了许多人的认可。
高阳公主又道:“走吧,诸位姊妹既然前来,咱们就得好生感谢人家。”
武媚娘道:“自当如此。”
两人一前一后走过长街,来到马车之前,南平、遂安、豫章、巴陵、普安、清河……数位公主齐齐上前,姊妹们相互见礼。
尚未等说话,便见到长街一侧数匹快马疾驰而来,到得近前勒马立定,骑士自马上翻身下马,躬身道:“太子殿下有旨,宣召高阳公主前往兴庆宫觐见。”
高阳公主冲着诸位姊妹万福施礼,歉然道:“太子相召,不敢耽搁,姊妹们前来探视,小妹感激不尽,该日做一回东道,请姊妹们赴宴,再叙情谊。”
一众公主谦让一番,看着高阳公主与武媚娘登车随着东宫官吏离去,这才相互寒暄几句,各怀心思的登上自家马车,各回各家。
西域之事,已然震动长安。
今日长孙家意欲掳掠武媚娘进而胁迫房俊,更是使得朝野上下一片震荡,而由此引发之后果,必将是关陇门阀退无可退,只能承担西域之罪责,再无任何转圜妥协之道。
而关陇门阀作为大唐立国之根基,一旦衰颓不起,可谓远远超出了李二陛下之打击力度,势必立即引发朝堂之上的势力分布,不知多少显耀位置将会空出来以供其余势力瓜分。
混沌神墓 烽狱
眼下又是太子监国,大权在握,赶紧向太子示好才能够保证自家在这场权力盛宴之中占据先机,攫取更多的利益。
至于等到陛下回京之后储位是否再有变故,那自然是另外一回事。
利益只要吃进嘴里,再想让他们吐出来可就难如登天,即便是李二陛下亦不好予以强迫……
炎武神魂
血脉亲情?不能说没有,但必定屈身于利益之下,唯有利益一致之时,才讲得起血脉亲情,一旦利益相悖,翻起脸来不念亲情都是轻的,视若仇雠实乃寻常。
权少抢妻:婚不由己
古往今来,概莫如是。